蒙文 藏文 维文 哈文 朝文
      手机官网
    
站内搜索:

主办: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
承办:人民网·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
中国共产党新闻>>群众路线网

不要放过了“官僚主义”

凌 河

2015年02月06日10:05  来源:解放日报

官僚主义是“四风”的重点,是其他“三风”的根子。形式主义是官僚主义固有的思维定式和行事方式,而享乐主义与奢靡之风的基础,就是官僚主义的权力和体制

  在反对“四风”的过程中,媒体的曝光、舆论的热议乃至公众的关注,似乎较多地集中在某些官员的享乐主义与奢靡之风上,对于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,也许聚焦不多。这也难怪,前两个歪风比较表面化,舌尖上、车轮上的腐败也好,会所里、高尔夫球场上的奢侈也罢,人们看得见摸得着也拍得下来,一下就抓住了,所以易于激起公愤;而官僚主义则是隐蔽的、无形的,就像“软钉子”、“迷踪拳”,所以往往会被忽视,被轻轻放过。

其实“四风之中,官僚主义危害最大。要想刹住四风,杜绝官僚主义是关键”,习近平同志的这两句话,点明了官僚主义是“四风”的重点,是其他“三风”的根子。形式主义是官僚主义固有的思维定式和行事方式,而享乐主义与奢靡之风的基础,就是官僚主义的权力和体制。

官僚主义当然是一种作风,所谓“浮、假、贪、满、骄、空、懒”是一种刻画,而“一声不响,二目无光,三餐不食,四肢无力,五官不正,六亲不认,七窍不通,八面威风,久坐不动,十分无用”,“除了三餐不食这一点不像外,官僚主义者很像一座神像”,毛泽东同志当年画的这幅像,今天不仍然栩栩如生吗?然而官僚主义又不仅是一种作风,它既是两千年封建官僚政治遗留下来的文化积淀,又是一种多年体制弊端的累积,正如小平同志指出的那样,产生官僚主义的体制原因,就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又缺少制约,就是机构过于臃肿而责任又不分明——在新的形势下,我们尤其需要突出反对官僚主义,这不仅是因为官僚主义是“四风”之最,更因为在当前“新常态”下,我们要“稳增长”,要力保“中高速”,就必须更多地向市场要活力,如果政府部门仍当“千手观音”,“多动症”仍然高发,“有形的手”仍然到处去伸,那么就只能“管死”,更何谈“放治”; 同时,在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过程中,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亟须形成常态,而创新恰恰不是“管”出来而是“放”出来的。总之,“权力过于集中”的官僚主义应当成为当前改革的一个主要对象,这是反对“四风”的本来意义,也是“新常态”下凸显的紧迫新要求。

如果说,反对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,已经取得明显战绩,那么反对官僚主义则还需要更加突出、更加有力。反“四风”已经两年,但在一些地方,企业办一件事要盖216个图章的“审批长征图”还在展开长卷;“一个窗口”后面,仍然站着几十个衙门需要“慢慢来,不着急”;一个“不”字,仍然挂在某些官员嘴上那么习惯那样“有感觉”;而一个市长一天仍然要批15斤公文,所以“16个副市长”和“21个副秘书长”还在那边忙得不亦乐乎,这样的怪状并未得到大的改变。有的部门也“放权”,但是明放暗不放,长长一张清单几百项,有含金量的全部捏在手里,还有将上面放下的权截留下来,反而扩充了自己的“权力范围”的。当然新形势下,另有一种官僚主义出来,那便是“不拿也不干”、“不喝也不办”,不享乐不奢靡也不收好处费了,于是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,躺倒在那里混日子,这就不只是“懒政”、“庸官”了,而是把过去的“管、卡、压”变成了现在的“推、踢、拖”,仍然是把官僚主义发挥到了极致。

官僚主义的根源既然在于某些体制的弊端,那么突出反对官僚主义,就要突出依靠改革。厉行行政权力改革,就要改革“权力过于集中”这个要害,就是以政府权力的“减法”换取企业、市场、社会活力的“加法”,这就要求政府部门要“削手中权”,这一条,不仅要改变我们多年形成的定势、方式和习惯,还一定会涉及被称为“一亩三分地”的“权力范围”和既得利益。一方面,行政改革要敢于碰格局,敢于啃硬骨头,敢于动“奶酪”,另一方面,我们的权力部门和官员,也要有自我革命的公心和“割腕”的勇气,不要恋权,不要打“小九九”,更不要成为改革的阻力。总之,不动机制体制弊端这个根源,不依靠改革,反对官僚主义如果仅仅停留于作风层面,那么官僚作风也会难以改变,就会“涛声依旧”、卷土重来。

分享到:
(责编:权娟、秦华)

相关专题

中央精神

理论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