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文 藏文 维文 哈文 朝文
      手机官网
    
站内搜索:

主办: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
承办:人民网·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
中国共产党新闻>>群众路线网

岁末年初探作风:走进“无围墙”机关

2015年01月26日08:42  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
  微山县委大楼。
  资料照片

  “高墙围大院,进门查八遍。”这曾是一些群众到访党政机关的感受。为维持办公秩序,采取一些安保措施是必要的,但要避免过分“壁垒森严”,让“门难进”助长了官僚主义,把大院围墙变成横亘在干群之间的一道“心墙”。试想,哪个老百姓没事会找上这些机关大院呢?

  近年来,很多基层党政机关开始拆掉围墙,开放场地。事实证明,因地制宜、细化引导,以积极的心态推进,“无围墙”机关运转完全不受影响。而没有墙了、门好进了,事还要好办,这是落脚点。近日,本报记者走进三地县级党政“无围墙”机关,看看变化,听听干部群众评说。

  ——编者

  

  山东微山县多个党政机关拆掉临街围墙

  群众可到县委大楼打开水上厕所

  本报记者 潘俊强

  一座上世纪80年代盖的四层小楼,有的地方外墙皮已经脱落,没有大门,没有围墙,除了留有主干道和停车位之外,其余地方开辟成了花坛和广场,种植了景观苗木和草皮,这里是山东微山县委驻地。几乎每天,夏镇街道盐当村70多岁的沈衍勤都跟同伴来这遛弯儿。而在2012年6月之前,这个县委机关还是高围墙、宽大门的“衙门”。

  县委大院推倒围墙已经两年多,除公检法机关因工作需要外,县里其他机关也自发拆掉了临街围墙。群众办事方便了吗?记者近日来到当地。

  到县委进门上楼不需要预约和通话确认

  “请问县委办怎么走?”

  “顺着楼梯上二楼,楼梯对着的屋就是。”

  答话的这名保安叫洪瑞,在县委楼里干保卫工作已经4年了。“常来县委办事的也就那些人,都眼熟。”他说,基本上是镇上的公务员、村干部,不需要提前预约就能来,也不需要和部门的工作人员通话确认才让上楼。

  两年前,当时的县委大门口有两间屋子——保卫室和信访室,有些老百姓称其为“门神”,群众想进门都难。“如果没有有关部门的确认,保安是不会放行的。有矛盾的事,有些干部不想惹麻烦,就干脆告知保安不让进。”一位干部告诉记者,这也造成了堵门等非正常上访,有时堵门堵一天,机关干部出不去,镇上办事的干部进不来。

  “拆门、拆围墙!”在一次县委常委会上,微山县委书记程大志提出,“有矛盾终归要解决,挡也挡不住。”推倒大门,就是要给干部压力,促进事情更快解决。

  2012年6月12日夜,微山县委大院围墙和大门推倒了。不久,县政府、住建局、工商局、环保局……凡是靠街独门独院的党政机关也纷纷拆掉了大院,开辟出小广场,供群众使用。

  “医院车位不够用,我经常停住建局这儿。”在微山县人民医院上班的王护士说。记者看到,县住建局广场上有100多个免费停车位,多数车主都是去医院看病和去周边购物的。

  与县委大楼里有保安负责登记相比,县住建局把大楼保安也取消了。“来住建局办事直接进行政服务中心,并实行首问负责制。”微山县住建局副局长范红军介绍说。

  大门和围墙拆掉两年没出什么岔子

  当地也有人提出质疑:拆掉围墙是不是作秀?对此,程大志说:“起码先在行动上向群众发出一个积极的信号。群众来上访,面对面表达诉求,我们就要调查问题出现在哪一环节,把矛盾化解在基层。”

  此外,微山县的4545名机关在职人员,对接全县542个村的15万多农户,点对点地解决他们的困难。“县里专门设立信访大厅,各个部门都有人值班。”县委办公室信息科科长刘虎说,每个工作日,县里四套班子的24位领导干部至少有一位接访,时间对外公开。

  记者正好遇到上访的群众来县委,洪瑞对他们说:“到信访大厅比到相关部门管用。”

  刚拆完大门和围墙的那几个月,整个微山县委保卫室6个人整天巡逻,生怕出事。两年下来,并没出什么岔子。有个例子很说明问题:2012年至今,微山县拆迁涉及的人口超过县城常住人口的20%,但没人缠访闹访。

  沈衍勤在广场锻炼身体时,渴了就去县委大楼接热水。接水的人多了,有时候楼里办公的干部都喝不上水。他也琢磨出规律:“上班刚开始,午饭刚结束,楼里办公的人喝水比较多,其他时间,群众可以拿着水杯来接水。”

  “实际上,在整个县委大楼只有一个公共厕所。”洪瑞说,县委书记也要到那里去上厕所,有时候,群众来这里上洗手间,也没准能碰上。

  

  长沙市芙蓉区

  党政大院变身社区公园

  本报记者 侯琳良

  “原来没有地方走走逛逛,很犯愁,现在可好了!”1月21日下午4时,见到刘婆婆时,她正带着孙子在长沙市芙蓉区党委政府大院闲逛。拆除1.8米高的铁护栏,对外免费开放停车场、篮球场等,修建绿地游道……近日来,芙蓉区党政机关大院,已变身为市民休闲的社区公园。记者实地探访发现,变身的背后,是区委区政府对民生优先的考量。

  4万多平方米对社会开放,市民自由出入机关大院

  芙蓉区委区政府机关大院,位于长沙市万家丽路与人民路交界处,总占地7万多平方米。在院子大门口,记者看到人们自由出入,门口的保安也没有阻拦。保安告诉记者:“原来市民进入需要询问登记,现在都不用了!”

  用芙蓉区干部的话来说,这个大院慢慢地不能再称为大院了:除了北面的一面墙暂时保留之外,其余三面的铁护栏全部拆除,同时修建人行道入口。“原来这里都是禁止停车。”然而走到大楼前坪,只见一排排新刷的停车位上满当当地停着车辆。院子的绿地上,园林工人正在忙碌地铺砖,修建游道。

  据介绍,除去办公大楼所占面积之外,大院对外开放区域达4万多平方米,其中绿地占了40%。芙蓉区机关后勤服务中心主任聂帮府告诉记者,大院正在进行“增景添绿”的改造,包括园林景观改造、林荫道、人行道开口、停车场改建等工程。

  “改造目标就是建成一个社区公园,机关大院的说法即将成为历史。”聂帮府说,院里的篮球场、羽毛球场、停车场均24小时对社会免费开放。

  办事环节都可在政务中心完成,全部限时办结

  区政务中心位于大院东南角,原来百姓和企业前来办事,必须绕到南门或北门进出,有时还要遭遇门口保安的阻拦。一位前来办证的企业主说,拆掉围墙之后,下了车可以直接走进中心,不需要来回折腾走“冤枉路”了。

  芙蓉区委常委、宣传部长伍艳飞回忆说,虽然考虑到开放后面临管理等诸多问题,但是常委会表决时一致通过这个决策。正如全区干部的手机号码公开之后,经常有人接到各种骚扰电话和短信,但群众办事都能找到人了。伍艳飞说:“让绿于民、让路于民理所应当,其它问题可以解决。”

  据介绍,今年以来区政务中心26个办事窗口认真落实首问负责制,全面实行限时办结制。目前,办事环节都可在政务中心完成,即办件比例由原来的7.9%提高到29%,承诺时限一般控制在7个工作日之内,去年1到8月份,办结率达99.9%。

  “我们不仅要拆围墙,更要拆掉干群之间的‘心墙’。”芙蓉区去年组织明察暗访4次,发现上班玩游戏、迟到、不在岗等现象68起,处分23名当事责任人,对其所在单位负责人实行诫勉谈话。

  

  昆明市五华区

  绿地广场不作“后花园”

  本报记者 杨文明

  1月20日清晨,广场舞、健身操,这边一组,那边一对,就在昆明市五华区政府大楼下摆开了阵势。而这里还刚刚举办了五华区海鸥节闭幕式。

  这些都得益于五华区拆掉政府围墙,绿地完全开放的建筑设计。五华区位于昆明市中心,区内商场写字楼林立,公共绿地相对有限。在设计之初,五华区政府没有“躲进小楼成一统”,而是将附近绿地完全向市民开放。

  “小区绿地少,这里空气好,散步常常到这里。”市民陈女士说。记者看到,绿地内的花坛边缘相对宽大,已被市民坐得非常光滑;林间水系旁的鹅卵石也因为经常有老年人健身赤脚踩踏,被踩得发亮。

  整个绿地广场不设围墙,几排绿植隔出的道路四通八达。“绿地广场不是机关的‘自留地’‘后花园’,而是周边群众的好去处。不建围墙,政府周围绿地向社会开放有利于打破‘官本位’思想。”五华区机关事务管理中心主任张立说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因为环境优雅,常常会有人在公共绿地内拍摄微电影或者婚纱照,管理员不仅不会驱赶,反而会尽量提供便利。

  既有广场舞,又有吹拉弹唱,会不会影响工作?张立说,来参加集体活动的群体多,大家为了相互不影响一般都会控制音量,加上绿植吸音减噪,不会影响办公楼内正常工作。

  绿地完全开放,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停车是否会受到影响?记者到该区采访很难找到停车位,一位在楼内工作的公务员说:“有时候只能把私家车停放在附近收费停车场,尽量为前往民政等部门办事的群众留车位。”

  不设围墙,门好进吗?大楼门口有一男一女两位服务人员正在值班,见记者进来,女引导员主动问记者要办理什么业务,并告诉电梯间位置。

  据介绍,门岗变“检查式”为“引导式”,必要的安保工作更容易让群众接受。“‘你来干啥的’肯定不如‘您需要我干啥’更容易获得理解和配合。”张立说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5年01月26日 11 版)

分享到:
(责编:权娟、秦华)

中央精神

理论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