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文 藏文 维文 哈文 朝文
      手机官网
    
站内搜索:

主办: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
承办:人民网·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
中国共产党新闻>>群众路线网

(以先锋模范为镜)扎根基层 为民服务不停歇 

湖北松滋市纸厂河镇干部李文全:一心走在田埂上

记者  付  文

2014年08月04日09:05  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
李文全(左二)和村干部在田间地头讨论工作。
  本报记者 付 文摄

 

“文全哥,麻烦你有空了帮我取下养老金。”“文全哥,我今年是种泡桐还是栽桂花?你帮我拿个主意吧。”在湖北省松滋市纸厂河镇,干部李文全的名字几乎无人不知,乡亲们的大事小情,他总是挂在心上,有什么困难,也愿找他出谋划策。

当了8年村干部、22年乡镇干部,56岁的李文全有一番心得:“在基层当干部,就要心想到群众的疾苦上,话说到群众的心坎上,行走到群众的田埂上,忙帮到群众的需求上,把笑容定到群众的脸上。”

工作要敢于碰硬,不能遇到困难就绕弯

今年3月28日,一场大雨,牛长岭养猪场污水大量下泄,下游十字岭村十组8口堰塘遭到污染、37户135名老乡饮水困难。水黑了、鱼死了,村民一个电话打给李文全,他连夜赶到现场查看,缓解群众情绪。

第二天,李文全找来养猪场负责人和村民商量解决办法。那位负责人批评李文全“破坏招商环境”,不想出钱。李文全反驳:“招商引资是来致富百姓的,怎么还损害百姓利益?”后来,他和群众一起掌握了养猪场排污证据,促使养猪场签订协议,共筹资8万元解决机房、提水设备及主管道问题,妥善解决了饮水问题。

2011年春夏之交,纸厂河镇遭受特大干旱之后,又被一场大暴雨侵袭,旱涝急转。当地大沟大渠淤塞严重,新建的泵站又不能充分发挥作用,仅大湖地区受灾面积就达5000亩以上。当年11月,李文全直接找到镇党委书记万江华建言,“只要党委肯下决心解决问题,方案我来拿。”

经过广泛征求意见,李文全提出了“5年筹资筹劳300万元,对全镇大沟大渠统一进行整治,首先解决中直渠、四支渠”的初步方案。李文全坚持24小时施工,日夜奋战在工地,工程提前3个月完成。

沟渠疏通以后,李文全又建议将全镇49公里渠道、8个泵站纳入长效管理,认真实行合同管理、检查督办、奖赔结账等措施,实打实抓落实。“干工作一不能怕苦、二不能怕麻烦、三不能怕得罪人。” 李文全说,“基层干部要是唯唯诺诺不敢碰硬、遇到困难就绕弯,那就一事无成。”

渠道整治、严管之后,前年和去年夏季,当地分别遭受了92毫米和230毫米的暴雨,但泵站仅用了短短几天就将洪水排除。

把群众当家人待,不把自己当干部

“文全哥就是老百姓的‘农业110’。只要找他,他都有求必应。”十字岭村村民肖尚武房前屋后有近20亩荒山丘陵,但由于没有启动资金一直闲置。李文全知道后,主动借给他1万元,并说服了一个有花卉苗木种植经验的朋友投资3万元,与肖尚武共同开发。如今,昔日的荒丘秃岭,成了致富发家的聚宝盆。

他把群众当家人,群众把他当兄弟。给张文清交收视费,替杨远凤取低保款,帮黄凤城取快件……只要一个电话、一句“文全哥”,即便是再鸡毛蒜皮的事情,李文全也会帮忙处理。草帽一戴,摩托一蹬,李文全经常风风火火地跑在纸厂河镇的大街小巷。他说,“把群众当家人对待,心里自然有说不完的牵挂;把群众的事当家事处理,自然有源源不断的办法。”

李文全说,每次下村前,他都反复提醒自己“别把自己当干部”。他每次下村的“行头”,都很朴实。身着“的确良”衬衫、手拎一个文件袋,茶杯就是一个桔子罐头的玻璃杯。李文全说:“在田里帮农民搞事,不担心衣服剐坏了、弄脏了,到农户家里走访,也不担心杯子摔破了、公文包弄丢了。”

村民请李文全做事,李文全二话不说;李文全要大家做事,人人心服。去年松滋推行以机代牛,一些农民不配合。十字岭村村民张文超起初死活不肯杀牛,其他干部上门都碰壁。最后李文全出马,张文超说,“文全哥,你不必多说,我马上杀。”

平日里,李文全来到农户的田间地头,有时一干就是一两个小时,甚至半天。李文全说,虽然脸晒黑了、手起茧了,但与群众的距离更近了,与群众的感情更深了。

“只要乡亲们满意,我就开心了”

“要想忙帮到群众需求上,就必须做到心中有数。”在李文全的笔记本里,记着民生民情、困难群众名单、化解矛盾纠纷3本账。哪些群众的需求没得到满足,哪个困难群众的实际问题没解决好,李文全都心中有数。

李文全现在是纸厂河镇的正科级助理干部。1990年,湖北省在村主职干部中招聘乡镇公务员。时任村干部的李文全笔试全县第三名,但后来因任职年限未被录用。“我当时很迷茫,甚至有了不想再当村干部的念头。”李文全回忆。“那时我在床上躺了两天两夜,想通了!”

李文全说,他不能割舍和乡亲们的感情。“我这么多年为党工作、为群众办事,每到关键时刻,群众都支持我、信任我;每次开民主生活会、评议会,我的支持率最高,优秀票最多。如果因为一点点挫折就不干了,我对得起乡亲们吗?”

2004年纸厂河镇启动乡镇机构改革。根据方案,镇机关党政班子成员3个人要改成非领导职务,压力很大。那时,李文全是副镇长,才46岁。

“自己不是年龄最大的,但改革总要有人做出牺牲。”深思熟虑后,李文全第一个提出改成非领导职务。有了“第一个下”,纸厂河镇的机构改革顺利开展。

“我退居二线已有10年,但我想尽量为乡亲们多做些事情。”李文全说,“我的父母都是泥腿子,我34岁以前也在农村,我深知农民的苦和累。帮他们办点事、让乡亲们满意,我就开心了。”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4年08月04日 06 版)

分享到:
(责编:杨丽娜、常雪梅)

相关专题

中央精神

视频新闻

理论评论

干部论坛